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学优优小说网 >> 难哄 >> 番外

桑延视角

07年, 高考结束,桑延迎来了人生最漫长的一个暑假。从北榆回来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 他都没再听谁提起过温以凡这个人。

他考了个好成绩,拿到了国内排名靠前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父母高兴骄傲,亲戚时不时拉他出来夸赞,周围的所有一切都淹没在喜悦之中。

脱离了学习重压的苦海,桑延的时间变得宽裕,生活也丰富而充实。

桑延没跟任何人提及与温以凡那段, 本以为能看到曙光, 却无疾而终的关系。他照常跟朋友出去打球玩游戏, 照常在父母的教训下不耐烦地照顾妹妹,照常熬夜睡到日上三竿。

照常过着自己的生活。

这事儿似乎格外简单。

离开了那座城市, 只要他不再主动去打探, 就等同于切断了两人间的交集。不需要刻意为之, 他就能彻底地从她的世界脱离出来。

不费吹灰之力。

桑延从没刻意去回想过温以凡这么个人。

他觉得这只是一件运气好,又不太好的事情。

运气好,遇见了喜欢的人。

运气不好, 她不喜欢我。

极为平常。

平常到, 让他觉得多说一句,多难过一秒,多想起她一次。

都显得矫情至极。

……

再次想起温以凡, 是在到南芜大学报道那天。

桑延认识了同宿舍的段嘉许, 并得知他不是南芜本地人,是从宜荷考来的。听到这话的同时, 他近乎脱口而出:“宜荷怎么样?”

“挺好的, 有空可以去玩玩。”段嘉许笑, “就是气候跟这边差挺多,所以我过来南芜还有点儿不适应。”

那会儿,宿舍其余两人一个在跟家里打电话,另一个在洗澡。

两人大男孩靠在阳台的栏杆上,吹着夏日晚间的风。听到这话,桑延低眼从口袋里摸出烟盒,往嘴里咬了根烟,不发一言。

他沉默朝段嘉许递了烟盒。

段嘉许接过,却只放在手里把玩着,没多余的动静。

桑延掏出打火机,看着火舌舔过烟头,发出猩红的光。他吐着烟圈,模样有些失神,莫名想起了温以凡好像是不太喜欢抽烟的人的。

每回在街上碰到有人抽烟,她都会拽着他的手臂,快步地经过。

桑延也记不太起来,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甘愿变成了,她不喜欢的那一类人。

“怎么了?”见他迟迟不说话,段嘉许随口问,“你有朋友考到那边去了?”

“不是,”桑延神色闲散,“是我本来想报。”

“那怎么没报?”

安静的夜晚,风卷过桂花的香气,带来扑面的燥热。

桑延穿着黑色的T恤,眸色似点漆,手肘搭在栏杆上,听着外头不知从何传来的笑闹声。他沉默着,没有回答,将手上的烟抽完。

不知过了多久。

在段嘉许都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

桑延忽然淡笑了声,平静地说:“来不及改志愿。”

-

日子按部就班地过着。

桑延结束了军训,被晒黑了一圈,开始了大学三点一线的生活。在这期间,他受到不少女生的追求和告白,却对这方面没有任何的心思。

只觉得麻烦又累,到最后连拒绝都懒得,丝毫不给人靠近的机会。

过得极其清心寡欲。

桑延并没有觉得自己刻意地在等谁。

他只是不愿意将就和妥协。

他绝不会做出,觉得年纪到了,亦或者是觉得遇到了一个合适的时候,就草率地决定随意找个人谈个恋爱的行为。

他从不觉得,人的一生,是必须有另一半的。

运气好能遇到,那当然很好。

但如果遇不到。

这一生就这么过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霜降那天的凌晨,桑延莫名梦到了高一开学没多久的时候,梦到了当时在班里人缘并不算好的温以凡。那个被人在背后议论,起外号仍旧好脾气的“温花瓶”。

醒来时,他皱着眼看了眼时间。

凌晨两点刚过十分。

已经到24号了。

桑延坐在床上醒了会儿神。也许是夜晚情绪的发酵,在那一瞬间,他彻底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和冲动。他拿上手机,从床上下来,走到阳台。

他熟稔地在拨号键上敲下了温以凡的号码。

在拨打出去的前一秒,桑延的脑子里还闪过无数的想法。

她听到自己的声音会是什么反应。

这个点她肯定睡了,被吵醒了会不会生气。

会不会看到是他直接不接。

他说了那样的话,再打这个电话是不是不太妥当。

可他想知道,她到了个新的环境,能不能适应。

会不会被人欺负。

可这些念头,都中止于,电话那头传来的机械般的女声。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那是头一回,桑延清晰地感觉到。

他原来,是真的,彻底被温以凡抛弃了。

像是堆积起来的情绪在顷刻间爆发,桑延狼狈地低下头,喉结上下滑动着。他把手机从耳边放下,重新拨打了一遍,听着那头一遍又一遍地说着同样的话。

直到自动挂断,他又继续重复。

执拗般地,无数遍重复。

静到听不见任何的夜,少年靠站在栏杆旁,持续做着相同而无意义的事情。直到手机没电关机,他才缓慢放下手机,独自在阳台呆了很久。

看到天渐渐亮起来了,他才回到宿舍内。

桑延好像总有说不出去的话。

比如去北榆见她的那一次。

他想了很久,练习了很多次的话,也没来得及跟她说。

而这次。

这句生日快乐,好像也一样。

大概会成为。

这辈子都再不能说给她听的话。

-

大一的那个寒假,桑延被苏浩安拉着去跟高中同学吃了顿饭。也是那次,时隔半年他第一次从钟思乔口中听到了温以凡的消息。

当时桑延觉得包厢内太闷,出到走廊抽烟。

没多久,钟思乔也出来接电话。因为光线昏沉,她并没有注意到另一侧的桑延:“你寒假真不回来啊?我还想着你来南芜或者我去北榆找你玩几天。”

听到这话,桑延的动作顿了下。

钟思乔:“为什么不回来呀?谈恋爱了吗?”

桑延看了过去。

“不是怎么不回来?你一个人在那边多惨啊……”钟思乔说,“行吧,那你自己在那边注意点。对了,你之前跟我说的那个网游我下载好了,今晚回去玩。我忘了你说是哪个区了,2区吗?”

“那我没记错。不过你怎么会开始玩游戏,我还挺惊讶的。”钟思乔说,“你的游戏名叫啥,我跟你起个姐妹名!”

“温和的开水?”钟思乔笑了半天,“你这啥名?好,那我起个凶猛的冰水。”

……

再后来,桑延从苏浩安的口中得知钟思乔玩的那个网游的名字。在除夕前的某个晚上,他在床上躺着,突然起身开了电脑。

盯着屏幕半晌,他打开网页,下载了那个网游。

桑延下意识地想注册个男号,在想到温以凡的时候,他迟疑了下,鼠标一滑,改成注册女号。他盯着屏幕,在输入游戏ID的界面上停了几秒。

而后,他缓慢地敲打了两个字。

——败降。

他认输了。

他根本就放不下。

桑延玩了几天的时间,直至升到跟温以凡差不多等级时,他才在添加好友的窗口里,输入了“温和的开水”五个字。

这网游可以随机添加好友,其中一个等级任务就是添加50名好友。

没多久,温以凡那边就按了同意。

通过游戏定位,桑延找到了她的位置。他控制着游戏里的人物,走到她的旁边。看着她独自一人在那打着怪,他也做着相同的举动。

过了好一阵,桑延停下动作,开始敲字。

[败降]:组个队?

与此同时,温以凡控制的人物动作也停下。没多久,她的脑顶跳出了个小气泡。

[温和的开水]:好。

那一瞬间,桑延彻底认了命,时隔半年的觉得轻松至极。他扯了下唇,想起了两人最后一次见面时,自己说的那一话。

——“我不会再缠着你。”

是承诺般的话。

犹如从前他对她说的那句“我会一直陪着你”。

他既然这么承诺她了,就得做到。

但他做不到。

就只能,换个身份,重新回到她的身边。

-

温以凡上线的频率不算多,最频繁的是在大一下的那个学期。两人在这段时间里,渐渐熟稔了起来,偶尔也会说几句三次元里的事情。

他知道她在学校里最常去的地方是图书馆。

知道她在校外的奶茶店做兼职。

知道她一直没有交男朋友。

……

桑延谨慎而不唐突地,用这种方式打探着她的生活。

之后,也许是因为现实的事情忙碌。

温以凡登录游戏的次数慢慢变少。这个周期逐渐拉长,从几天到一周,再到几周几个月。但这四年里,她一直没彻底断过这个游戏。

两人聊得全是些琐事。

[温和的开水]:你这个名字还挺不吉利的。

[温和的开水]:失败和投降?

[温和的开水]:不对,你这个是读xiang还是jiang?

[败降]:jiang。

[温和的开水]:那你打错了?不应该是将吗?

[败降]:将被注册了。

[温和的开水]:我最近学业太忙了,可能不太会玩了。

[败降]:嗯。

[温和的开水]:感觉咱俩一直一块组队,虽然不知道你有没有等,但我还是怕你有时候会等我。所以还是跟你说一声。

[败降]:有在等。

[败降]:但我准备实习了,登录也很少。

[败降]:有空再联系。

两人唯一的交流方式也就此减少。

桑延照常每隔一段时间会去宜荷一趟,偶尔几次没碰上面,但多数时候都能看到她的近况。看到她又瘦了些,身边交了个新的朋友,头发剪短了,似乎开朗了些。

再之后,微信这个通讯软件上线。

某个晚上,桑延看到“新的朋友”那一栏里,多了个红点。他点开一看,看到对方的名字只有一个“温”,而微信号是wenyifan1024。

——通过手机通讯录添加。

桑延盯着看了几秒,点了通过。

那头没主动跟他说任何话。

似乎添加他这个事情,只是失误之下的一个举动。

又过了一段时间。

桑延看到她发了第一条朋友圈。图片是一张办公桌上放了一大摞报纸,她配上的文案是:【看了一周的报纸,明天再没事干我就开始背了。】

钟思乔在底下嘲笑:【哈哈哈哈哈哈找到实习不错了!】

顺着图上的字迹,桑延认出那是宜荷日报。

再次去宜荷,路过一家报亭时,桑延的脚步稍顿,走了过去。他从钱夹里掏出几张一百,递给报亭的阿姨,轻声说:“阿姨,每天的宜荷日报,您能给我留一份吗?”

“啊?留一份?”

“嗯,我三个月来拿一次。”

……

温以凡毕业典礼的那天,桑延进了礼堂,坐在后排看着她上台领了毕业证。他看着毕业典礼结束后,她被朋友拉着出去拍照。

在他眼里,她站在人群之中,永远是最显眼的那一个。

永远是能让他第一眼看到的那个存在。

某一刻,桑延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他盯着远处的温以凡,她身陷人海之中,像是被一道屏障与他隔绝开来。

那么多次。

她没有一次发现他的存在。

从始至终。

她似乎从来都看不见他。

桑延身着正式的白衬衫西装裤,尽管他并不适应这样的穿着。他举起手机,时隔四年,当着她的面,喊出了她的名字:“温以凡。”

顺着声音,温以凡茫然地看了过来。

那是桑延第一次,没戴口罩和帽子出现在她的眼前。

他矛盾至极。

渴望被她发现自己,却又不想被她发现。

在温以凡的视线彻底投到他脸上的那一瞬。

桑延还是转了头,往另一个方向走。他低头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温以凡。她的脸上还带着浅显的笑意,似乎还沉陷在毕业的快乐之中。

理应如此。

这是让她开心的日子。

不适合见到,不该见到的人。

他弯了下唇,一步一步地远离了那片热闹。

犹如以往的任何一次。

他独自一人前来,又独自一人离开。

像是来来回回地重复着,一段孤独而又没有尽头的旅程。

-

毕业后,桑延跟几个朋友合资开了个酒吧。他留在了大四实习的公司,工作上的事情忙,去宜荷的次数也随之减少。

通过温以凡的朋友圈,桑延知道她换了新工作,去了宜荷广电的新闻栏目组。

其余的,他一概不知。

有空时,桑延会登录一下那个网游。

时隔好几年,这个网游已经渐渐衰败,玩家数量大不如前,好友列表里全是一片灰。顺着地图走过去,只能偶尔见到几个刷等级的工作室。

13年夏天的某个晚上。

桑延在睡前习惯性地登上游戏,这次却意外地看到了已经一年多没登录过的温以凡。他看了好几秒才确定自己没认错,直接飞到她那边去。

[败降]:被盗号了?

[温和的开水]:……你还在玩?

[温和的开水]:我清电脑软件,突然发现这游戏我还没卸载,就上来看一下。

[败降]:嗯。

[败降]:你过得怎么样?

安静好片刻。

[温和的开水]:不太好。

[温和的开水]:生活哪有开心的,但也只能这么过了。

桑延一愣。

那是她第一次在自己面前表露出生活的负能量。

又瞎扯了几句。

[温和的开水]:我还有事,先下了。

之后,温以凡下了线。

桑延盯着屏幕,良久后,订了隔天中午飞宜荷的机票。

到宜荷已经是晚上了。

桑延坐上出租车,到宜荷广电的门口。还没下车,他就见到温以凡从里头走出来。她背着个包,慢吞吞地往前走着,神色有些空。

他下了车,沉默地跟在她的身后。

温以凡径直往前走着,穿过一条街道,转弯。路过一家蛋糕店时,她在门外停了三秒,盯着玻璃窗里的草莓蛋糕。

像是觉得价格太贵,很快她就收回视线,继续往前。

温以凡在街道边的长椅坐下,失神地盯着地板。

没有哭,没有玩手机,也没有打电话。

没有做任何事情。

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桑延站在转角处,盯着她看了很久。他的眼睫稍动,转头进了那家蛋糕店,把那个草莓蛋糕买下。他付了款,却没接过店员手中打包好的蛋糕盒。

他指了指外头,提了个要求:“您能帮我把这个蛋糕给那个坐在长椅上的女人吗?”

店员:“啊?”

“就说这是你们店里的新品。”桑延想了个蹩脚的理由,“让她发朋友圈宣传一下,就可以免费送她一份。”

……

回南芜后的三个月,桑延每天都能想起独自坐在长椅那沉默无言的温以凡。某个瞬间,他终于想清楚,起身打开电脑开始写辞呈。

如果她过得不好。

他好像也没什么要继续纠结的了。

桑延想起了,在游戏上,他还未来得及发送出去的那句话。

——你要不要换个地方发展?

可他发送成功后,她已经下了线。

从那之后,也再没登陆过。

她依然没有收到他的话。

但这好像也是一件很容易解决的事情。

如果你不来。

那么,我就去见你。

-

正式离职的那天晚上,桑延被苏浩安叫去“加班”喝酒。一进门,他就立刻看到坐在其中一张散台上的温以凡。

她穿着浅色的毛衣,肤色白如纸,唇色却红,笑着跟对面的钟思乔聊天。

一如从前的每个瞬间。

那一刻,桑延有一瞬间的恍惚。

像是进入了幻境之中。

桑延没像以往一样直接上二楼,而是走到吧台的位置,跟何明博说起了话。何明博有些纳闷,问道:“哥,你咋不上去?”

他心不在焉地应着:“啊,等会儿。”

何明博:“那我给你调杯酒?”

“不用。”

两人随意扯了几句。

在这个时候,温以凡那头发出了巨大的动静声。他顺势望去,看到余卓手上的酒打翻,全数淋到了她的身上,正白着脸道歉。

她明显被酒冻到,立刻站了起来。

简单交涉完,温以凡似是打算去洗手间。她抬起眼,跟他的目光撞上。

是时隔六年的对视。

桑延定在原处,脑子有些空白。

但似乎是没认出来,也似乎是早就察觉到他的存在,温以凡的眼神很平静。

很快就挪开了视线。

隔壁的何明博说着话:“诶,这看着还挺好说话,我让余卓处理吧——”

桑延站直起来,看着温以凡的背影,打断了他的话。

“我去吧。”

果然。

他还是难以忍受,这种被她隔绝在世界之外的感觉。

他想见她,那么,他就应该去见她。

既然再没法爱上任何人。

那就穷极这一生。

去爱那个,死磕一辈子,都还是想拥有的人。

—番外完—

※※※※※※※※※※※※※※※※※※※※

到这里就真的结束啦,剩下的番外会放实体里。

谢谢大家陪已已这么久,全文订阅的抽30个小朋友送1000晋江币>3

然后说几句:

1.之后会开始修文,捉虫和修BUG细节那些,感觉我的屁话有点多,会适当删减一下作话(。)看到修改提醒不用进来鸟!!!!

2.然后就是,帮已已评个分好吧!!!对的!这一次!已已依然很不要脸地求个五星好评!!!就在文章详情页,在评论区旁边qwq求求大家了!!(跪下

3.有缘下本《折月亮》见,谢谢大家,已已永远爱你们>3

《难哄》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学优优小说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学优优小说网!

喜欢难哄请大家收藏:(www.xueuu.com)难哄学优优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难哄最新章节 - 难哄全文阅读 - 难哄txt下载 - 竹已的全部小说 - 难哄 学优优小说网

猜你喜欢: 死对头穿越后拉我做微商意外心动[娱乐圈]营业悖论[娱乐圈]绝对臣服[足球].重生之瓷来运转草莓味的甜戏精女王我风暴了全帝国影帝他妹三岁半来干了这碗狗粮大佬又在装萌新了落难的魔王不如猪重生之小师妹快到碗里来伪装学渣[综]金木重生·番外他又甜又暖小娇娇荷尔蒙式爱情撒野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当满级大佬掉马之后小人参她三岁半王子病的春天相爱恨晚十二年,故人戏腹黑和腹黑的终极对决
完本推荐: 天芳全文阅读寄生全文阅读[综]走出流星街的穿越者全文阅读[火影]忍界之神全文阅读最强弃仙全文阅读重生1/2废柴全文阅读人鱼爱宠的修真日常(重生)全文阅读你不喜欢我这样的?全文阅读凤凰命全文阅读医绝天下之农门毒妃全文阅读小娇娇全文阅读猫咪的玫瑰[星际]全文阅读天团与皇冠全文阅读重生未来之随身桃源全文阅读武安天下全文阅读异世之成神路全文阅读渡亡经全文阅读小可爱,你假发掉了全文阅读柳雨汐颜全文阅读24分之1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被偏执大佬扒了马甲刺客之王乙女的上升法则神魔之玥上为尊魔临家有悍妻怎么破猛卒墨少的小女佣又惹祸了大梦主快穿之别样人生男神驾到我绑定了女神改造系统我家成了妖怪收容所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武谪仙锦乡里妖魔哪里走禁区之狐梦中的丧尸地府连锁酒店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我有一间吃货食堂诸天大佬盖世双谐全能大佬又被拆马甲了众神世界第九星门木叶一发入魂晚来天欲雪我从主神空间回来了男神投喂指南

难哄最新章节手机版 - 难哄全文阅读手机版 - 难哄txt下载手机版 - 竹已的全部小说 - 难哄 学优优小说网移动版 - 学优优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