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学优优小说网 >> 我在东京教剑道 >> 第313章 既然已经做了,就一不做二不休好了

第313章 既然已经做了,就一不做二不休好了

桐生和马这边,他带领着两个——不对算上阿茂是三个——带领三个从来不知道什么叫赛博朋克的日本人,提前领略了本来还要五年才会降生在这个世界上的赛博朋克。

三个人都被和马描绘的世界迷住了。

特别是冈田幸二,这家伙本来就是硬核科幻迷,他一手泡制了《王立宇宙军》里火箭发射场景的那段场景。

那段场景,是日本动画中第一次用大量快速滚动播放的看起来专业性极强的硬核通讯播报内容,来塑造科幻场面。

后来这个手段被广泛运用到他们这伙人泡制的其他作品里,并且随着《新世纪福音战士》的火爆,在全世界扩散开来。

现在和马跟讲的赛博朋克世界,简直把冈田幸二给迷疯了:“太棒了,这个世界观太棒了!关于人类本质的思考,忒修斯之船问题,还有反乌托邦,桐生老师你是天才啊!你该不会曾经就生活在那样的世界吧?”

“怎么可能,我只是从《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第十三层空间》这种伟大作品中得到启发而已啦。我只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和马说。

这真不是他谦虚,这是事实,他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并且把巨人的精华部分都偷过来变成自己的了。

上辈子和马就是个赛博朋克迷,他不但照着赛博朋克这个概念的萌芽过程,从1960年代的《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看起,把绝大多数赛博朋克科幻小说都看完了,还把相关的电影全看了个遍。

上辈子和马最烦一种人,看了几篇公众号上的地摊文,就跟着人云亦云“赛博朋克就是九龙城寨”。

老实说,连和马这种深入研究赛博朋克的重度科幻迷,都不敢轻易概括赛博朋克的内核,有些人就抓了个视觉风格上的相似,就敢到处乱说,只能说一句无知者无罪了。

更何况赛博朋克作品里,也有视觉风格上和九龙城寨差距很大的作品。

比如攻壳机动队的作者士郎正宗担任兼修的《红壳的潘多拉》,外表看起来就是个纯粹的媚宅番,而且卖百合卖到飞起,但这玩意内核是非常正统的赛博朋克。

只不过《银翼杀手》这部电影影响力太大,才导致后来的赛博朋克题材大部分是那种冷冰冰的、杂乱无章的视觉风格。

也就是视觉风格罢了。

比起冈田幸二的无脑吹捧,庵野明人更在意画面表现上的细节问题——这是他的专业领域。

“很多立体全息投影啊,是星战里那种吗?西斯皇帝用来给达斯维达下命令的那种?”庵野明人问。

“对。”

“街上全是这种,然后播放的是广告?会不会颜色太灰白了?”

“不是,星战里面的全息影像是灰白的,你们就不能整彩色的吗?反正是动画,不用考虑怎么拍摄的问题,发挥想象力啊。

“满大街都是那种立体影像投射出来的半透明偶像搔首弄姿,推荐最新的产品,而为生活所迫的人根本无视她们,从他们的大白腿和**之间淡定的穿过。”

庵野明人挑了挑眉毛:“哦,这不错啊,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是反乌托邦,”和马说,“反乌托邦的要义,表面上看起来要像个真乌托邦。”

冈田幸二:“名言啊!桐生老师!”

庵野明人已经拿着绘图本开始画了:“大概是这样的感觉?”

日本这边当导演(监督)都是要画分镜稿的,多少有点画工,而这个时空的庵野明人显然不只是“有点”画工。

他速写出来的图像,已经有了雏形。

当然现在的人没见过和马见过的那些高科技玩意儿,想象力毕竟是有限的。

现在的人看到《星球大战》和《星际迷航》里那种全是发光按钮的操控台和仿佛示波器一般的屏幕,就觉得“卧槽这贼特么先进”。

和马摆了摆手:“不不,你想象要大胆一点。”

然后和马开始给庵野明人灌输戴上戒指套定位就可以用手势操作的全息控制面板,看起来只是一块玻璃板但就是能直接感应到人手触碰的屏幕等等等等。

庵野明人都听愣了:“还能有这种?我们画成这样,观众能接受吗?”

“只要炫酷,他们就能接受。就算普通观众接受不了,导致市场反响不好,那些和你们一样具有超前视野的科幻迷们,也会爱死这些了。”

庵野明人和冈田幸二对视了一眼,冈田幸二挠着后脑勺一脸为难的说:“我们的投资人,投资的是商业作品,他是要赚钱的,这又不是艺术赞助……这样不好吧?”

——你特么也知道不好啊?

和马吐槽欲望拉满。

你们本来要做的《王立宇宙军》让投资人底裤都亏掉了好吗!后面你们不得不还了十几年的债!

但是,现在和马兴致已经来了,所以直接打断冈田幸二:“你傻啊,有这样的机会,当然是要做一部牛逼的动画啊,以后你有的是做商业动画的时候,可能你一生中追求动画艺术的极限也就这一次了。”

冈田幸二咋舌,点了点头:“有道理啊。”

和马发现,自己这个启明星词条,忽悠人是真有一套的。

这就忽悠过去了啊。

庵野明人拍桌:“好!就拍这个了!桐生老师,你还有什么酷的想法,都弄出来!反正这是动画,不用考虑怎么拍摄的问题,我们能有多炫酷,就做多炫酷!”

和马很满意,赛博朋克的开山怪估计要是他桐生和马了。

现在抓紧时间写小说,还能抢在威廉吉布森之前把《神经浪游者》给弄出来。

不过有庵野明人他们这部动画打的,就算将来威廉吉布森写出了《神经浪游者》,那也会被人视作受到了庵野他们的动画电影的影响。

和马忽然觉得,这电影我得留个名啊,而且得挂个响当当的头衔。

于是他试探着问道:“这个电影,我只是挂作曲的名字……”

“别!”冈田幸二摆手,“您是原作!”

原作啊,好可以。

和马心里这样想,嘴上还是要推脱一下的:“这个我只是启发了一下你们……”

“这不成,整个内核、视觉风格和故事主要矛盾都是您提出的。您这个原作当之无愧啊。”庵野明人说,“您就别谦虚了,这种叹为观止的想象力,和您一比,我们就是乡下人。”

冈田幸二接过这个彩虹屁继续拍:“用您熟悉的中国俗语来说,这个就叫……呃,源自红楼梦的那个俗语啥来着?”

“刘姥姥进大观园?”和马接上了。

“对!就这个!您果然满腹经纶。”

和马摆出一脸无奈的表情,其实心花怒放。

好,你们的彩虹屁放得真好,我给你们满分。

庵野明人继续在自己的本子上画图,看起来他已经被激发了创作欲望。

和马看着狂画不止的庵野明人,忽然有点不想打搅他这个爆发状态,正好现在他该说的也说得差不多了,就对冈田幸二说:“我说了这么久也有点渴了……”

和马其实就想借机走动一下,活动一下身体,但是在旁边一直听着的阿茂立刻站起来:“我去给您拿麦茶。”

说完也不等和马回应,阿茂就离席了。

和马只能继续尴尬的坐在原地,看着阿茂打开拉门出了道场,然后很规矩的转身把门关上。

冈田幸二说:“您刚刚提到的这个如何界定人类这个话题,很有意思……”

和马只能摆出聆听的模样。

**

阿茂来到饭厅,正好看见换好居家服的千代子在擦头发。

“老哥那边结束了?”千代子问。

“没有。我来给师父拿水。千代子,师父真的好厉害啊。”阿茂一副崇拜的表情说,“他居然看了那么多书,脑袋里还有那么多天马行空的想象。而且他还关注现在的社会问题……”

“是吗,我倒是没有印象以前的老哥有这么博闻广识啦。”千代子歪了歪头,“以前的老哥,除了喜欢说骚话这点和现在的老哥差不多以外,感觉就是另一个人。”

“人是会改变的,以前的我和现在的我变化更大。”阿茂一边说一边打开冰箱,“虽然那个时候我还不认识师父,但我觉得一定是双亲的去世刺激到了师父,让他发生剧烈改变。”

千代子点头:“这么说也对,其实我变化也挺大的,啊,麦茶拿左边那个,右边刚放进去,还不冰。还是说,老哥想喝不太冰的?”

阿茂看了看两壶麦茶,说:“我两壶都拿过去吧,让师父自己选。”

说罢他一手一壶麦茶,然后用脚把冰箱关上,转身就往道场去了。

千代子在他身后对着他喊:“记得不要和老哥他们折腾太晚,你是考生!”

“放心,我有分寸的。”阿茂回应。

千代子叹了口气。

这时候南条保奈美和日南里菜都从浴室里出来。

保奈美一看千代子这表情,就问:“怎么了?”

“阿茂今晚可能要陪着老哥通宵了。”

保奈美还没开口呢,日南里菜就笑嘻嘻的贴近千代子:“你在担心他应考吧?要不这样,我和他一起备考,你看如何啊?我也是考生!”

千代子看了眼日南里菜的胸,反问:“怎么,你不追我哥了?”

“我本来就没有想追你哥哥啊,我只是来跟他学习做人的道理的。”日南里菜说着转身搂住保奈美,“我可是清醒人,我哪里竞争得过保奈美嘛,注定会失败的事情,我才不会做呢。”

保奈美把日南里菜的手从自己身上扒下来:“你非得表现得这么像好色的中年大叔吗?”

“嘿嘿嘿……所以,千代子,我和阿茂一起复习也没问题吧?”

千代子看着日南里菜:“你成绩很好吗?”

“很好哦,北葛氏高校高三年级第一。”

“那你能上东大吗?”

日南里菜一下子被问住了,北葛氏高校毕竟不是那种高偏差值的升学校,就算年级第一要挑战东京大学也很有难度。

现在北葛氏高校的学生和老师,都把和马他们这一届,称为“幻之黄金一届”了,不光是黄金一届,还加上了定语“幻之”。

毕竟这一届,有俩东大、一庆应义塾、一上智大学英语系。

除了这四个上名校的,剩下的人里也一堆考上还可以的大学的。

日南里菜面露难色,千代子则换了轻蔑的口吻:“上不了啊,那你大概没啥用,阿茂也想去东京大学,他想当律师。”

这是保奈美说:“那他不去补习班不行的,只靠自己复习要考上东大难度太大了。”

“我老哥也没去补习班啊。”千代子说。

“那是因为有鸡蛋子啦。”上智大学英文系的美加子最后一个洗完澡,懒洋洋的来到餐厅,“千代子,有牛奶吗?”

“我们家没有那种奢侈的东西啦。”千代子打开冰箱,“有麦茶……啊,阿茂都拿走了。”

“怎么这样,洗完澡不喝牛奶,感觉乐趣就少了一半啊!为了填补牛奶缺席的缺憾,我们来打桌球吧。”

日本这边桌球就是乒乓球,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日本人去温泉旅馆这些地方,泡完温泉出来就喜欢喝牛奶打桌球。

所以后宫动漫里,只要温泉旅行回就一定有打桌球的情节,能趁机送一波福利——当然最大的福利还是泡澡这件事本身。

千代子没好气的对美加子说:“我家哪里有那种东西,你要是真想运动,就去剑道场,跟我哥击剑。”

美加子立刻拨浪鼓一般摇头:“不行不行,和马太强了,根本没得打。他现在就这个实力了,等他拿到免许皆传了,那恐怕我们一起上都打不过他了。”

保奈美深以为然:“是啊,到时候他想要追求更高上限的时候,恐怕就得让我们帮他做‘原立’了。”

原立,就是一个人站在原地,然后十几个人轮番进攻这个人。

这是日本剑豪在自家道场已经没人能打得过他之后,追求剑道更高境界的常见做法。

按这个说法,什么飞天御剑流,应该就是开山祖师在原立的过程中领悟的剑法。

日南里菜忽然换了个话题:“我们道场的妈妈桑呢?”

“妈妈桑?”千代子疑惑的看着日南里菜。

“是啊,你不觉得今天的神宫寺师姐,很像歌舞伎町的妈妈桑吗?她还弹三味线耶!就差一身歌舞伎的华丽和服,就是妈妈桑了。”

“她才十八岁耶,年龄不够吧?”千代子反驳说。

“哎呀,以前风尘女,十二岁就出来赚钱啦,十八岁的妈妈桑很正常啦。”

“确实,”神宫寺玉藻接口道,“十八岁的妈妈桑,在歌舞伎町或者吉原这种地方,很常见呢。”

“对对!你看神宫寺师姐都这么说了……”日南里菜看着神宫寺,眨巴眨巴眼,决定卖个萌,“诶嘿~”

“日南,大家都洗完了,你是不是该去打扫浴室,以及为还没洗的几位男士们烧一缸新的洗澡水?”神宫寺问。

“懂了,我这就去。可是,我是考生啊,我今晚还没复习呢……”

“待会我会亲自教你学习的。”神宫寺玉藻和蔼的说。

南条保奈美拉了日南一把,岔开话题:“你干嘛去了?”

“散步啦,现在外面月色很美呢。”神宫寺玉藻笑着回应。

保奈美看了眼窗外:“嗯,月光很明亮。今天是月圆之夜吧?”

“是啊,如果是狼人,在这个夜晚会失去人类的形态,化作人形狼头的怪兽哦。”神宫寺玉藻说道。

“鸡蛋子还真是喜欢这些都市传说呢。”美加子说。

“是的,如果有机会,我真想亲眼见一见狼人。不过狼人传说应该是假的,最可信的说法是……”

“啊我不要听!”美加子堵住耳朵,“不要破坏我对都市传说的憧憬啊!你上次跟我讲的那个狗不愿意进入的电梯的故事,就让我整个人都唯物主义了,为什么真相是电梯漏电狗感觉得到人穿了鞋子感觉不到啊!”

神宫寺玉藻微微一笑,没有继续说下去。

保奈美说:“我倒是听过一种说法,说女巫的力量很多来自月亮,所以月圆之夜女巫和魔物的力量都会达到顶峰。”

“啊,我也听说过,还有说吸血鬼在红月的时候,会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千代子叹了口气,“我同班同学,最近疯狂痴迷这种类型的小说,还说什么想被帅气的吸血鬼吸血。”

“红月啊。”神宫寺玉藻微微歪头,“一般来讲,红月的出现,是空气中粉尘太多,改变了空气折射率,所以这种现象一开始多发生在最先工业化的英国……”

“啊你又来了!又来破坏我们对都市传说和灵异故事的憧憬了,你这还灵异部部长呢!”美加子大声喊。

“不,我现在只是平平无奇的新怪谈研究会会员,还没有能成功上位哦。”神宫寺玉藻笑眯眯的说。

“是那个小不点学姐的研究会吧,她真可怜,怕不是很快权力就要被架空了。”

“已经被架空了。”

“已经被架空了哦!动作好快!”

美加子已经完全变身无情吐槽机器。

千代子疑惑的问:“美加子姐姐你真的不是关西人吗?”

“我不是!我正统的东京人!”美加子大声为自己正名。

南条保奈美则把目光转向通往剑道场的走廊:“话说,他们那边还没结束?”

“没有啊。”千代子耸肩,“他们在聊一些我听不懂也不感兴趣的话题,什么人和机械的边界变得模糊啊,灵魂如何界定啊,完全听不懂。我开始担心他们拍出来的动画有没有人看了。”

神宫寺玉藻:“我倒是听得很开心。不过,我也同样不确定那动画有没有人看。我感觉可能有点超前了。”

南条保奈美一副很有兴趣的模样:“怎么超前法?嗯,我也去参加他们的讨论好了。”

“你要参加?”神宫寺玉藻有些意外的看了保奈美一眼。

保奈美理直气壮的说:“是啊,我要参加。我对人和机械的边界变得模糊什么的,很感兴趣,想知道怎么模糊。”

“但是,男人们在讨论……”

“师父教过我,男女平等的时代快要到来了,师父还说过日本将来有一天不但会出现女议员,有可能还会有女首相呢。”

南条保奈美完全不为所动,无视了神宫寺玉藻想要阻止的意思,大步向餐厅门走去。

神宫寺玉藻想了想,也跟上了南条保奈美的脚步。

美加子一看神宫寺动了,立刻美滋滋的跟了上去。

日南里菜挠了挠头,看了眼千代子。

千代子也迈开步子,于是日南里菜也跟上。

**

桐生和马这边,冈田幸二正在找话题:“桐生老师,关于配乐,您一定已经有想法了吧?”

“啊?哦,配乐啊。”和马这时候实际上看着庵野明人画在本子上的各种设定草图正出神呢,他在想自己没能玩上的赛博朋克2077,被这么突然提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配乐啊,我当然有构想。刚刚给你们演奏的那个不就是吗,在外面。”

说着和马下意识的侧脸看了眼备前长船一文字正宗,刚才它还插在假山上呢,希望这刀不至于为了这事情闹脾气。

——明天就给你换新海报,这次换泳装美女。

冈田幸二咋舌:“那个旋律,还有整体的场景,适合剑戟片,但是我们现在要弄的这个东西,已经和剑戟片差距很大了……继续用那配乐,也不是说不好……”

“这简单,我再给你们整一个。”和马打了个手势,示意冈田幸二不用担心。

《傀儡谣》什么的,又赛博朋克,又适合剑戟片。

毕竟《攻壳机动队》电影版里,第一次出现傀儡谣的那个场面,其实就是赛博朋克与和风结合的经典场景。

只不过傀儡谣这个歌,用口琴吹就太没有内味了。

得吟唱才行。

和马把喝麦茶的杯子往自己这边拉了一下,再拿起桌上一支笔,敲了一下杯子边缘,听了下声音——嗯,挺好,可以用来模仿傀儡谣里那个铃铛声。

再用拍桌子的声音,模仿太鼓,配上自己的吟唱,至少能……能表达个意思吧?

虽然没啥信心,但是和马还是用自己的破锣嗓子,瞎哼哼起记忆中的旋律。

他完全不记得傀儡谣的歌词了,但是没关系,本来这歌的味道就不是靠词来传达的。

到时候和马拿日本和尚念经的经文改上一改,哎,逼格拉满。

和马一边乱哼哼,一边用缓慢的速度敲打桌子和杯子。

庵野明人抬起头,看着和马,一副意外的表情:“等等,听这个配乐,这个世界难道还有很多和风元素吗?”

和马只能停下吟唱搪塞道:“毕竟是发生在近未来的日本嘛。”

庵野明人:“这样啊……那也就是说,我们之前的武士剑戟片构想,也不需要全部放弃,我们加上炫酷的科幻内核跟视觉元素,然后打斗还是剑戟片风格?”

和马:“对。”

“太妙了,太妙了!”庵野明人拍掌,“我感觉到我们要做出传世名作了!幸二!无论如何都要说服投资人啊!我们就做这个!”

冈田幸二点头:“哦,交给我了!”

这时候和马忽然发现道场的门开了,妹子们都穿着居家服,一身香喷喷的站在门外,齐刷刷的看着自己。

美加子先开口:“刚刚那是什么?虽然听起来怪怪的,但是又觉得很上头。”

和马:“那个啊,我刚刚想到的。至于名字……就叫《傀儡谣》吧。”

得,川井宪次老哥对不起,把你十五年……不对,二十年后的名作抄来了!

庵野明人赞叹道:“《傀儡谣》,好啊,这个名字好!我们会做出伟大的作品的,一定会!”

南条保奈美问:“你们聊完了吗?我还想来听听人类与机械的界线逐渐模糊是怎么回事呢。”

和马想说“你想听啊那就到床上来我从头讲给你听”,但是他还没渣到这种程度。

千代子这时候开口了:“哥,很晚了,差不多行了。阿茂明天还要上学和打工呢。”

“哦对,我们这里还有个打工人。”和马拍了拍阿茂的肩膀,“师父这边开始兼职赚钱了,你可以减少打工,专心复习。”

阿茂摇头:“不,我的房租、道场学费和伙食费总是要给的吧。您不用担心,我有分寸,不会耽误复习的。”

“好吧,对了,我用的复习资料,都还留着呢,你都可以用,让千代子拿给你。”

“谢谢师傅。”

“不过,我的复习资料都是考东大用的,你可能用不上……”

“不,师父,我也要考东大。”阿茂意志坚定的说道。

和马惊讶的看了他一眼,随后笑了起来。

“有志气很好,但是如果拿不到B以上的判定,就要果断改变目标。当律师不是只有上东大一条路。”

当然,上东大是当律师最好的一条路。

其他几条次一等的路,要考上对应的学校其实难度也不低。

不过大学不同,就不能用同一份复习资料了。

这就是日本大学招生制度最奇葩的地方。

和马拍了拍阿茂的肩膀:“加油吧。”

阿茂点点头。

然后和马伸了个懒腰,打了个长长的呵欠。

今天他虽然没喝,但闹腾到这么晚,确实有点累了。

南条保奈美:“明天有时间,你可要给我好好讲一讲人类和机械的界线变得模糊是怎么回事……”

“这个说来话长了,不如等动画做好你自己来看。”和马对南条微微一笑,“总之是个非常炫酷的东西。”

“没错,所以电影尽请期待。”庵野明人自信满满的说。

**

同一时间,花房隆志正用望远镜观察桐生道场,一边看一边对在旁边用远距离照相机镜头干同样的事情的若宫大辅说:“看起来,好像没有发生我们想抓的那种‘大新闻’嘛。”

“是啊。”若宫大辅咋舌,“不过你想抓的也不是这种新闻吧,你不是要抓连环杀人案相关的吗?”

“这种也记下没坏处啦。”花房隆志摆了摆手,然后换了个话题,“刚刚……那个是神宫寺的女儿吧,她出来逛一圈干嘛?还哼通行歌这种恐怖氛围拉满的曲子。”

“不知道啊,总不能是驱鬼吧?”

花房隆志咋舌:“神宫寺家,因为是和菓子屋,对贡品之类的事情很了解,而且我听说他家女儿也有在几个大神社兼职巫女,搞不好真的是驱鬼呢。你检查你的底片,看看有没有拍到什么。”

若宫大辅点点头,拿着相机站起来往暗房走去。

这两人真的把这当成长期使用的据点,甚至建立了可以冲洗照片的全套设备。

顺带一提,这个年代摄影记者一般都会学冲洗,交给别人冲洗照片,可能好不容易抓的独家就给冲洗的人拿去卖了。

另外,自己懂冲洗,也方便作假。

这个时代可没有PS这种方便的工具,要作假只能在底片动脑筋,技术要求可高了。

若宫大辅走后,花房隆志继续用望远镜观察桐生道场,忽然他的视野被金色的瞳孔占据。

他登时吓出一身冷汗,赶忙放下望远镜。

然后他发现,一只有着金色瞳孔的黑猫,就蹲坐在窗户外面。

黑猫懒洋洋的叫了一声,然后低头开始舔自己的毛,舔着舔着它抬起一只爪子,舔起爪子来。

花房隆志保持戒备盯着黑猫,但忽然想到自己戒备一只猫有点没道理——猫又不可能当间谍,应该就是恰好路过的野猫罢了。

花房隆志看了看周围,忽然发现自己手边不远处放着刚刚吃饭时下饭的鱼罐头。

看来是鱼罐头的味道吸引了这只黑猫。

花房隆志拿起吃剩下的鱼罐头,摆放在黑猫跟前:“来,吃吧。”

黑猫叫了一声,低头嗅了嗅罐头,便放心的大快朵颐起来。

花房隆志看着黑猫享用罐头的样子,完全放松了下来。

他伸出手,轻轻摸了摸黑猫,发现它的毛皮光滑得像是打过油一般,手感非常的好。

这一点也不像是流浪的野猫。

“以后饿了过来,每天都有吃的给你。”花房隆志如此说道。

**

第二天,清晨。

岛方义昭警部钻过警戒线,直接问迎上前来的巡警:“又是在冰箱里发现的?”

“是的。我们已经把第一发现人和第一嫌疑人,受害者的男朋友看管起来了,他就在房里。”巡警回答。

岛方义昭回头对搭档行田惠士做了个手势,然后一马当先的向公寓走去。

神田川这边的公寓,大部分结构大同小异,都有无顶盖的铁楼梯,二楼的走廊也非常的简陋。

岛方义昭来到案发的房间,一进门就看见鉴证科的人正在把尸体装袋。

“等一下!”岛方义昭上前,仔细观察死者,“看起来也是冻死的,而且也穿了衣服……身上没提取到*液?”

鉴证士摇头:“没有,死者简直就像是自己走进冰箱把自己冻死了一样。要不是之前同样的状况发生了几次了,这恐怕会被定为自杀。”

岛方义昭站起来,回头跟搭档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行田惠士苦笑道:“我们现在,难道成了某本推理小说里的人物?那些推理小说家,最喜欢设定这种完美犯罪场景了。要不,我们去问问看?”

岛方义昭挠挠头:“去找推理小说家,那我们警方的脸往哪儿搁?上面知道了会把我们骂死的。当年学运出来的那些学生,现在都成了报纸杂志的中坚力量,他们巴不得有个机会把我们往死里婊。

“还是,用一下老办法吧。排查。我先问问那位男朋友桑。”

喜欢我在东京教剑道请大家收藏:(www.xueuu.com)我在东京教剑道学优优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我在东京教剑道最新章节 - 我在东京教剑道全文阅读 - 我在东京教剑道txt下载 - 范马加藤惠的全部小说 - 我在东京教剑道 学优优小说网

猜你喜欢: 最后一个契约者元尊之逍遥剑圣赤之沙尘来自异世界的诺诺灵笼之世界之外龙王传说之曜世斗罗之杀戮龙凤混迹在漫威的星灵精灵掌门人海贼之天赋系统DC家的骑士超神学院的不适应者进化之路斗罗之噬神者食戟之从中华料理开始木叶一发入魂海贼之成就系统超神学院之泰坦核心和三笠一起穿越的日子旧日欺诈师我在东京教剑道火影之最强震遁开局绿胖锤爆斗罗诸天最强女主大文学家秀在一刀999之后
完本推荐: 完美人生全文阅读星际结婚指南全文阅读福慧双全全文阅读纵剑天下全文阅读大劫主全文阅读最强神话帝皇全文阅读公子风流全文阅读小小王妃驯王爷全文阅读我竟不是人全文阅读还珠之凤凰重生全文阅读神级英雄全文阅读我的1979全文阅读神道丹尊全文阅读搬山全文阅读密妃娘娘每天都在变美全文阅读逆徒全文阅读摇欢全文阅读冠军之心全文阅读重燃全文阅读神棍档案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表小姐天才神医宠妃小阁老学神在手,天下我有修二代的日常随笔重生九零神医福妻我家皇后又作妖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满城大佬都是我徒孙永恒圣帝朕怀了摄政王的崽崽万族之劫大佬退休之后逢春朕不行,朕不可退圈后我风靡全球武炼巅峰九零悍媳巧当家奇怪的先生们武术直播间轮回乐园一块小饼干(女尊)我真不是大魔王大唐不良人大魔王娇养指南从零开始当国王穿越火线之英雄有梦他又甜又暖杨晟已过万重山绝地求生之全能战神

我在东京教剑道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在东京教剑道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在东京教剑道txt下载手机版 - 范马加藤惠的全部小说 - 我在东京教剑道 学优优小说网移动版 - 学优优小说网手机站